多竹千法王

多竹千法王簡介

(晉美土登成列華桑波)

       藏曆第十六繞迥火兔(1927)年,土登成列華桑波仁波切誕生於西藏東部果洛地區色達山谷的茨村莊。仁波切的父親是傑嘎部落的紮拉,母親是嘎喜部落的嘎麗吉。在仁波切住胎的那一年,幾乎每一天,家鄉村莊上空都出現彩虹。人們幾乎每個晚上都能看見羅睺羅護法神在他屋頂上。

  仁波切的母親在懷孕期間,身邊總有神秘的光明陪伴,使她無須照明也能夠在黑暗中尋找物品。有很多次寶寶被發現神秘地出現在房子的二樓地板上,那時他還不會走路。他父母認為他是沿著樓梯爬上去的,便封了樓梯。但好幾次他們仍然發現寶寶在二樓地板上。有一次,一塊瑪尼石砸在仁波切身上,他的很多骨骼看起來都被砸碎了;但幾小時以後,所有受傷的痕跡神奇地消失殆盡。  

       在多竹千寺的坐床典禮圓滿時,四歲大的仁波切從法座上站起來,邊笑邊念誦《金剛七句祈請文》和《祈請蓮花生》中的一些偈子,令在場的所有人驚歎不已。後來,仁波切的侍者們給他糖果吃並以柔和的語調問他問題。當他們引誘他說出自己來自哪裡時,仁波切回答說:“從銅色吉祥山來”,並能描繪出銅色吉祥山淨土和以羅刹王形象出現的蓮花生大士的樣子。仁波切在五歲左右從普巴金剛的意境處直接獲得許多禪修和修行的竅訣,而且也很流利地將這些法教口述。樂西堪布貢美曾言:“從他小時候就顯現神變的徵相看,仁波切可以示現為堪與多欽哲相媲美的具足神通的大成就者。”然而當仁波切長大以後,除了在個別情況下,他很少再顯現神通成就。而與此相反,另一位轉世仁增嘉利多傑仁波切的神通示現卻越發顯著。  

       在本世紀五十年代後期,面對即將到來的劫難,兩位仁波切有能力自主選擇他們的去留。仁增嘉利多傑仁波切選擇了留在國內,留下來保護寺院和信眾,他的使命是進入監獄與那些身處痛苦中的人們同生共死。特巴仁波切則出走印度,將生命奉獻給了保護這個傳承,將龍欽寧體傳承傳揚至海外。他們維繫佛法、幫助他人的目的是一致的,但所扮演的角色是不同的。  

       當仁波切從西藏來到錫金時,起初並沒有公開自己的身份。這時,國王的上師——錫金的一位大成就者告知國王,真正的蓮花生已經來到了錫金國,讓他務必要拜多竹千為上師。後來,在錫金國王的再三祈請下,仁波切擔任了錫金國的國師。菩薩的行為總是胸襟開闊,為了利益他人和正法而行佈施,仁波切不辭艱辛,將自己可以利用的一起資源用於支援佛法事業。他籌資刻制了龍欽饒絳的七函《龍欽七藏》的鋅質經版。經過他多年努力,經版終於圓滿完成。仁波切還籌資刻制了龍欽寧體諸多儀軌法本的木質經版,這使得這些在流亡期間很難獲得的儀軌法本變得容易得到。仁波切在海外建立起了多個寺院和禪修中心,極大地推動了寧體法門在東西半球的弘揚。仁波切還認證了第七世佐欽仁波切晉美洛薩旺波,並主持了其坐床典禮。  

       1984年,土登成列華桑仁波切多次回到國內。他認證嘉秀部落的土登龍洋仁增嘉措仁波切為多竹千•仁增嘉利多傑的轉世,為第五世多竹千仁波切。從那時開始,仁波切回家鄉果洛訪問過許多次,在正在重建中的多竹千寺傳了龍欽寧體、《四心滴)》以及其他許多傳承和法門。他還重新開辦了多竹千寺的佛學院。仁波切從錫金回到國內,此後他每兩年回國一次。每次仁波切回到國內,藏地的活佛和上師們都會關心仁波切是否會舉行灌頂傳法。1994年夏天,仁波切在多竹千寺舉行《大寶伏藏》灌頂期間,法會前一個星期,灌頂的消息不脛而走。據粗略統計,從四面八方趕來前來接受仁波切灌頂的人中,僅活佛就達700人以上,普通弟子則多得難以計數。